象山同乡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悼兄长“零落成泥”-愿一路走好

  [复制链接]
布衣 发表于 2018-6-1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布衣 于 2018-6-1 11:15 编辑

零落成泥,曾居深圳为业,后因故返回象山生活,是象山缨溪诗社成员之一,擅写现代诗,新近因病故去,特发帖以念之!

图下诗作者:高鹏程

微信图片_20180601082656.jpg
微信图片_20180601110909.jpg
 楼主| 布衣 发表于 2018-6-1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记忆中等你》-布衣

有人说
正如“生”是一种美丽
“死”同样也是美丽的

在未接触前
我觉得“零落成泥”这个名字
是美的
而当我的朋友也拥有
这个名字的时候
便同样觉得他内心是丰富的
有种别样的美丽
可这种所谓的美丽
一旦应验在他自己身上
我忽然发现
这根本就是种残酷

如果他还能在世
我会劝他换个名字
零落成泥
总在春天远去的时候
如今
我的朋友也在这个夏季
离去
带着对世间春天
永远的眷恋

这么多年了
身边离去的人很多
有亲人,也有朋友
我在记忆的深处
为他们划分了一片区域
用以怀念

如今,我的朋友
为你所能做的
只能是同样为你留下一个位置
来想起 当初
我们相聚的日子
在这里 永远只有快乐
没有痛苦和委屈
 楼主| 布衣 发表于 2018-6-1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零落成泥,梅香如故——悼友周祖祥

虽知先兆,但仍觉得你走得突然。
得知这一消息,我愣了一会。是的,我愣了一会。忽然间,感觉大海中少了一座岛屿,本可作为暂时停靠的码头,却恍如瞬间蒸发,只留下茫茫海水。是一种孤独在作祟,是生命必经的哲思在嘶喊,是生死的终极问题在寻求解答。生死之间,我望向无尽的黑洞,却又模糊不清。我身在黑洞的这头,而你看穿了黑洞,走向了那头。
我不想谈论生死。这个终极奥义还是留给哲学家们解答更为合适,我不需要答案。此刻,我只想谈论诗歌,谈论我们最初结实的绳索。你酒深如海,而我仅浅酌几杯;你烟不离手,而我丝烟不进;你诗性活跃,而我偶得一首。如果能回到义乌,我当不再拘谨,定与你开怀痛饮,一醉方休。如今屈指一算,我们已相识八年有余,只是现在的你到达了属于你的诗歌彼岸。
你诗歌里的未来宛如海市蜃楼般可望而不可及,可这不正是我们共同寻求的答案么?
你总是那么温柔,温柔地对待每一朵梅花,对待每一朵桃花,对待每一朵梨花。你走了,谁来赞赏他们的美丽?你走了,他们会感到孤独么?你走了,他们会思念你么?
你走了,我们替你继续赞美,继续赞美每一朵花,每一棵树,每一朵白云;你走了, 我们替你寻找远方,为每一座雪山取名,为每一条河流歌颂,为每一个日夜吟唱。
我不想评论你的诗歌,因我看到他们就心生伤悲。此刻,我僵硬的手指还是翻动了许久未更新的朋友圈,布衣写下了这首小诗:
我会劝他换个名字
零落成泥
总在春天远去的时候
如今
我的朋友也在这个夏季
离去
带着对世间春天
永远的眷恋
愿我的朋友在天国
一路走好
顾宝凯写下了一段话:不再有烦恼,这是他写下的最后一首诗。我以为只是普通的伤风感冒,并没有去往坏处想。泥哥,象山小城又少了个对饮的人,我约你吃饭的时候,大多数在史陈家的店里等你,有时你骑着电瓶车从工业园区一路飞奔而来,有时,你慢吞吞的,像是刚从对面的公园逛了一圈。这世上的生死别离,那么着急,那么无缘无故,那么不能预知。我从不期望有来世,只愿今生活得灿烂。记得写松兰山获奖后一起吃了晚饭,现在才知,那是最后的告别!
维维也留下了一段话:晚上坐在书桌前看泥哥的诗,这是他最后写下的一首,没熬过五月。我们去看的时候,他躺在那里脸色像皎白的月光,已经不能吃下什么东西了,但还是跟我们说了很多,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很淡然,那个时候他大概已经看透生死了吧。泥哥有两次跟我说,我准备写写爵溪,从那些山开始写起,你知道那些山的名字和故事吗,爵溪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山,像老虎窝一样,你也去写写爵溪啊。泥哥从爵溪走出,下海南去深圳,又回到他的故乡爵溪。泥哥有时叫我丫头,有时叫我小老乡,今天才知他也才52岁罢了,没比我大多少。有幸成为老乡,现在愿你,走好!!
重翻过往,我是否应该重新看待生活?只是,你的微信朋友圈永久地停留在了一首诗上——你写下的最后一首诗:
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与生俱来
它与我和平共处52年

现在,它因缘不好变坏
它蛮横,暴力,它不近人情
它不给一点呼吸的空隙

它开始张牙舞爪,步步紧迫
它先在我的体内布下雷阵
又在战略要塞布置战场
时不时制造狂风暴雨,我心力己经交瘁

我摇摇欲坠
就象西山黄昏将落未落的夕阳

零落成泥,梅香如故。今年梅开,当敬你一杯。


清隐书于象山
2018年5月30日
 楼主| 布衣 发表于 2018-6-1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致老泥》-琼楼

这一天的雨
停停下下
下下停停
犹如压抑的内心
想哭想爆发
却要装作若无其事

老泥走了
带着群友竭力的挽留
带着病魔肆意的吞噬
还有那首未完成的诗歌
走了,不再回来了

滴的一声
手机里传来朋友信息
是北大才女《卖米》一文
问我有何感想
我不假思索回复
不幸的生活总是这般相似

与老泥相识的方式
和许多朋友一样
在一个乡网里
再后来诗社群里遇见
聚过餐,听过他的牛逼故事
过往的辉煌和未言明的没落
唯有故里的梅香依旧

朋友纠正我的回复
我坚持己见
不幸的人往往因为贫穷
贫穷阻碍选择就医的权利
甚至让死亡都无法体面

印象中老泥很瘦
想必经历疾病后的他更瘦
这模样让人怀疑他是个诗人
但他的确是诗人
泥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

走吧,走吧
再也不要听你的扯蛋
再也不看报纸上你的那点豆腐块
再也不给你寄送钟爱的米馒头
老泥,你给我记住
在那边长点肉
不要像个糟老头样
难看死了

2018.5.30
 楼主| 布衣 发表于 2018-6-1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零落成泥-小拉

老泥叔病了。

我很难过,从得知的第一天起。

其实老泥叔并不老,我偶尔还用广东话叫他泥仔,就好像他一直叫我拉妞一样。

虽然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叫他了,就如我很久没见他,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真的不想在那个情境下见他。

我们相识在乡网,其实人之间的距离其实很奇怪,8年前,我在海南,泥叔在深圳,都在祖国的南端,所以总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哪怕海口跟深圳相隔六七百公里,中间还隔着个琼州海峡。

2011年,乡网5周年的纪念册发行,大伙儿都很激动。我清楚的记得,5月的某天是泥叔寄了两本过来给我,前段时间乡网群里聊起这本书,我在家里还特意找过,找到一本,很是欣喜,那是一本记载了很多故事和回忆的册子,也倾注了大家很多的心血。我始终记得,我初次感受这本册子的温度是泥叔带给我的。这么多年一直都是。

2011年8月,我从海南回象山的时候路过深圳,那时刚好大运会在深圳举办,整个城市充斥着喧嚣劲儿,我却在陌生的城市里心却很定,因为有泥叔。第一次见泥叔,觉得像是认识了许久。泥叔请我吃了饭,有好吃的象鼻蚌,有好吃的潮汕海鲜粥,还有深圳特有的11度啤酒。那晚喝到微醺,我清楚地记得告别泥叔的时候,我站在天桥下,泥叔微笑着送我离开。

后来,我回了象山,泥叔去了义乌。忘记是某年某月了,跟着裤哥布哥他们去义乌找泥叔,美名其曰买袜子,结果在泥叔给我们开的酒店里一直发扬国粹。

再后来,泥叔也回了象山,之后,偶有见面,却聊得甚少。泥叔忙泥叔的事儿,我忙着工作结婚生子,大家都在努力生活着。哦,泥叔还帮我卖了很多的牛肉干,我一直记得。
......
再再后来就是几天前,村子告诉我说泥叔病了,当时我在卖水果,忙得焦头烂额,一下子脑子没反应过来。

这几天忙得昏头转向的间隙我都会想起老泥叔。想了很多,不知该如何排遣,只能键盘上打几个字。

泥叔病了,我很难过。

泥叔啊,希望你早点好起来,咱们再去深圳喝那11度的啤酒。
 楼主| 布衣 发表于 2018-6-1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杨晟
缨溪为友,同题竞咏桃花,风流冠首;
天国安魂,遗作犹留逸韵,浪漫长存。
 楼主| 布衣 发表于 2018-6-1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祭泥哥--土土
荧屏初识问何来?诗会相逢见逸才。
邻座推杯敲月笑,互留微信拂花开。
谁知旧院栖寒雁,转眼新英落绛台。
从此泥哥呼不得,泪成阴雨为君哀。
 楼主| 布衣 发表于 2018-6-1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顾宝凯
悼友周祖祥
你在江湖飘荡了大半辈子
最近几年才回到故乡
你写下的桃花在四月凋零
那个未被你写完的虚拟中的情人
是个女工,她还在流水线上挣扎
我们喝酒,吹牛,你的爵溪话是
席间的调料
老周,花开一半,你独自前往深海
那里孤独又冷
我该如何安然地避开人世的陷阱
它们是病痛,灾害,和随处都会
出现的荒凉
我们活着,替死去的人继续痛苦
我们活着,还有未完成的诗歌要继续抒写
我们活着,要喝下更多冰凉的月光
老周,爵溪小城和那一湾湖水
以及老虎窝山上出没的石头
此时,都在我心里游荡,有时,空的像
一只蝴蝶,独自飞过狭长的山谷
蔡启发
悼念周祖祥
不想用驾鹤西游的婉称
冠在你刚过知天命的年龄
也难以相信,一个死字
怎么就弥留在
你五十二岁的门槛,正奔波的人生
解释你的周姓
明明是古时中国的朝代名称
西~。东~。北~。后~。
一直追溯到你的始祖
周文王的源出
总让一个古国江山活着名正言顺
将始祖的祖深切延伸
为什么你就要这样独善其身
一蹴就去
生计环绕的漫道路上 r> 自祖上以来
哪里不是沿途都有诗的风景伴行
再来说说这吉祥的祥
我昨夜听雨陷落成忧心忡忡
想不通一颗栩栩如生的生命
说没就没了
唸叨成了今天清晨对你的悼词
这世间的平平仄仄何在
平上去入,我更是搞不懂
所以,我仍愿坚持相信
你宛在的音容
从来就不会零落成泥
升华在天之灵里,就是为生者
撩拨吉祥的云端中
用日出日落理解离合悲欢
让我推窗望天空:
把酒临风
 楼主| 布衣 发表于 2018-6-1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和李
世间再无老泥
一一悼念诗友周祖祥
那天到医院去看你
虽然有不详的预感
但心底依然有一丝侥幸
总认为你能跨过人生这道坎
依然跟你讲了一些玩笑话
依然与你相约病好一起喝酒
却没想到匆匆一面竟是永别
你打算写的诗再也无法成行
我不知道你取名零落成泥
当初是出于怎样的选择
却一语成谶
竟成了你短暂人生的宿命
我们相识于网络
因诗歌而结缘
为数不多的饭局
我们因酒无话不谈
彼此坎坷的经历
让我们惺惺相识
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不再联系
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不再写诗
是生活打败了我们的浪漫
是忙碌拖垮了我们的身体
没想到的是
病魔这么快就带走了你
这世界再无老泥
可以饮酒吟诗一醉方休
 楼主| 布衣 发表于 2018-6-1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布衣 于 2018-6-1 11:12 编辑

倪爱萍
悼诗友桃花诗人零落成泥
————泥哥,你的桃花艳艳的开在诗笺上,你却早早的凋零了......
前几天微信上的问候
泥嫂回复:
你泥哥这几天是睡着的时间多了
心知不妙
想着抽空再过去探望一次
这几天比较忙,总以为
还有时间,来得及
没成想,噩耗来的这么快
你是个温暖的人
对人,对事
如今却去了冰冷的世界
从此,这里少了个对饮吹牛
谈诗论文人
生命像一缕轻烟
脆弱的让人无法预料
无论从哪个方向吹来风
都会飘散的寻不到痕迹
明年,春天按时会来
桃花将淡下一个色度
而南坡上的梅枝
从此要少朵凌霜的梅花了
琼楼
致老泥
这一天的雨
停停下下
下下停停
犹如压抑的内心
想哭想爆发
却要装作若无其事
老泥走了
带着群友竭力的挽留
带着病魔肆意的吞噬
还有那首未完成的诗歌
走了,不再回来了
滴的一声
手机里传来朋友信息
是北大才女《卖米》一文
问我有何感想
我不假思索回复
不幸的生活总是这般相似
与老泥相识的方式
和许多朋友一样
在一个乡网里
再后来诗社群里遇见
聚过餐,听过他的牛逼故事
过往的辉煌和未言明的没落
唯有故里的梅香依旧
朋友纠正我的回复
我坚持己见
不幸的人往往因为贫穷
贫穷阻碍选择就医的权利
甚至让死亡都无法体面
印象中老泥很瘦
想必经历疾病后的他更瘦
这模样让人怀疑他是个诗人
但他的确是诗人
泥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
成根 发表于 2018-6-2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根 于 2018-6-2 21:03 编辑

微信图片_20180602210123.jpg

微信图片_20180602210047.jpg


秋蚕的丝 发表于 2018-6-2 23: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算想起密码了进来看看好心塞……
tange 发表于 2018-6-4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很脆弱,发生意外无法掌控,但因病去世十分可惜,深切悼念周哥,并希望各位朋友,高度重视自己的身心健康,好好活着,不让家人操心。
xuqingsong 发表于 2018-6-6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刚看到,虽不曾谋面,哀悼!
象山同乡网 发表于 2018-6-6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泥兄一路走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18-6-19 01:2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6-2018 54XSR.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