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同乡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渔乡曲》连载之四十九

[复制链接]
象山张为礼 发表于 2017-3-27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9

贺志林与杨根才一同住在后厢的楼房里,他们俩同是学徒,年龄又差不多,杨根才只比贺志林大一岁,所以两人很合得来,只不过杨根才活泼一点,是个健谈之人,而贺志林内向一些,不太喜欢说话,他们俩相处和睦,相似兄弟,因杨极才大贺志林一岁,贺志林就称杨根才为师兄,那杨根才就叫贺志林为师弟了。
贺志林喜欢睡懒觉,看到杨根才每天清早就起床,总觉得大哥这人有点儿不可思念,他为什么要这么早就起床呢,在床上多躺会儿不好吗?在床上多赖一会儿多舒服哪,他怎么连这样的舒服都不要呢?后来,他终于发现杨根才这样清早就起床是为了给家里干活。他起床后首先要在房屋里里外外地打扫一遍,接着,他又要在店堂里揩洗柜台、鞋柜等家具,擦得油光水滑为止,忙完了这些,他又要去灶间里挑水,直到把水缸挑满为止。当他看到这些情况后,他明白了,杨根才清早起床是为了趁早先干完这些杂活,就不影响到在店堂开门后做正常生活的时间了。这说明他是一个竞竞业业、不偷懒的人。据他所知,父母亲并没吩咐过要他起早去做这些杂活,而完全是他自己想出来要这样去做这些杂活的,可见啊,他确实是一个乖巧、懂事又会刻苦之人。他想到自己也是店里的学徒,同为学徒,那他就应该也像他一样地清早就起床,与杨根才一道去打扫卫生,洗揩柜台。不过,他觉得自己体力较弱,从来没有挑过水,这是他父亲对他过分疼爱的缘故,他总是对他说你年纪还轻,腰骨嫩嫩的,等两年后再锻炼锻炼也不迟嘛,更何况目前家里用水不多,每日也不过用一二担水就名够了,我自己挑几担就可以了,等到你大起来去挑也不迟嘛。所以他也就没有与父亲去争着挑水了。他也知道,瀛海城与海边的沙滩只有一步之隔,水井里的水就自然带有咸味,洗菜做饭没问题,但用来洗衣洗被就不行,所里人的衣服被褥等物都要要拿到山溪里去洗,所以家里用水井里的水就不多了。虽然父亲说的是事实,但他知道父亲的真正用意是他对自己这个独生子的偏爱,所以他后来就一直没有去挑水了。他想,他不去挑水就罢了,但去做一些杂活总是可以的,如果只让杨根才一人长期地去干那些活的话,那就显得不成样子了。于是,他在晚上临睡前,他就对杨根才说,大哥,你这人真是有点稀里古怪,每天清早就偷偷摸摸地起床,一声不响地去扫地、揩洗,还去水井里去挑水,为啥要这样去做啊,这些杂活在开门后去做也不迟嘛,我想你这人真是太仔细了,完全是想多干点活儿嘛。既然你要这样做的疾,也得让我一道去做啊,我也是与你一样的学徒啊,那你明天清早起床时就叫我一声我吧,我这人贪睡,你不声不响地起床,我根本就不知道,否则的活,我心里是有愧的,让你一个人长期地去干这些的杂活是不应该的,我们同为店里的学徒,为什么偏要让你一个人去做这些杂活?而我却舒舒服服地躺在被窝里。这像话吗?这太不公平了吧?要做就应该让我们两个人一道做啊,你说是吧?
杨根才真没想到贺志林会说出这样让人感慨的话,他不觉怔了一下,他这人怎么会这样天真幼稚啊,我是师父的徒弟,也是老板和伙计,理应起早去做这些杂活的,这可是我的本份,这样的规矩是早就形成而一直沿用至今的,这也是我父亲嘱咐我到店里来就一定要按照这样规矩去做的,他之所以叫我这样去做是出于遵守历来的规矩,决不是他存心搞这样的新花样有意去讨好师父的计谋,这种按习俗行事,根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许,由于贺志林年轻不懂世事,再加上他没有什么社会经历,所以他也就不明白这些习俗。虽然我们俩同是店里学徒,但两人的身份却是完全不同的,我是店里的伙计,他是老板的儿子,也就是小东家,怎么能与我这样的人同样看待呢?如果让小东家也与我这个小伙计一道去干这些杂活的话,这会引起师父师娘的心里不悦以外,如果让外人知道了岂不被人笑话?这可是有悖于常理的事啊!于是,他就诚恳而认真地对贺志林说,师弟,你可千万别为难人了,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我可担当不起啊,虽然你与我同是店里的学徒不假,但你可千万不要忘记,你可是店里的小东家,我却是店里的小伙计,我哪能与你相比的啊?你就不要为难为我这个师兄了吧?
贺志林被杨根才这一番肺腑之言感动了,这在他幼稚而纯洁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理喻的理念,这世上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令人难以理解的规矩?我们同样是学做鞋的两个徒弟,为什么一个要去做分外的生活,而另一个却可以不做?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真是太不公平了!我们都是爹妈生的,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他要起早去干杂活,而我却可以睡懒觉?他知道,杨根才是个说话算数的人,我不能当面为难他,但他心里面觉得还是过不去的,要去做这事就不必与他当面争论了,还是“各行其是”好,让他先起床,自己比他迟一点起床,不声不响地跟在他后面去做就是了。
杨根才猛不防贺志林会动出“后发制人”这样的脑筋来,他有点傻眼了,师弟,你这人怎么会这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呢?刚才不是说好你不来了吗?你这不是存心要为难我吗?等会儿让师父师娘看见了怎么办?他们会以为是我想偷懒而动出这样的脑筋来!
贺志林笑嘻嘻地说,难道我就没有嘴巴了不成?我自己会向他们说明的,这完全不是师兄叫我干,而是我自己坚决要来干的,我也是学徒嘛,我为什么就不要去这些杂活?
杨根才面对贺志林这样一副嘻皮笑脸的神气实在没有办法,发怒不行,生气也没用,只得气呼呼地不理采他了……
事后,贺志林确实对父母亲说起过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师兄确实坚决不同意他起早一道与他去做杂活,而是他自己执意要去做的,他也是学徒,他为什么就不必去干杂活,这太不合情理了。当初他母亲听后确实是有点儿想法,你是小东家,他是到这里来拜师学艺的徒弟,这是当徒弟的份内事啊,你没必要跟他一样地去做这些杂活,你真是个傻瓜啊!但父亲不同意母亲有看法,父亲是个厚道之人,他说,既然孩子自己愿意去做一些杂活,没有什么不好,成林也是学徒,应该让他与根才一道去做。按常理说,当徒弟的应该一视同仁,不分谁是伙伴、谁是小东家的。其实,志林能自己主劝地去干杂活,应当肯定,这对他今后成长有好处,从小就学会勤奋,长大了就容易成材嘛。我们家本来就是从艰难困苦中走出来的,现在家境虽然好起来了,但也不能忘记过去的艰难困苦的日子,应当保持勤劳的传统。在瀛海所里,不是也有富人家的老板特为叫自己的儿子到朋友家的作坊里去当学徒吗?他目的就是为了使自己的孩子在别人家里去当学徒就不可能在自己的家里那样可以自由自在、随随便便的过轻松日子,去别人家当学徒就得按规矩干部活了,这样就有助于他的上进啊,干起活来也肯定要比家里认真、勤奋,这样一来自然就有利于刻苦耐劳的训练,能较快地磨砺成才,你说对吗?现在志林能主动地这样去做,我们应该鼓励他才对,千万不要干涉他。
祝玲娥听了丈夫的一席话后,才明白事理地觉得自己的想法确是属于“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之见”,立马就改变了观点,不再对儿子说三道四了。
由于有父母亲的支持,贺志林就每天与杨根才一同起早去做杂活了,杨根才也就不必再担心师父师娘的误会了,他亲密无间,同干杂活,切磋技艺,亲如兄弟,胜似兄弟……
成根 发表于 2017-3-27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因杨才大贺志林一岁
这说明他是一个竞竞业业、不偷懒的人(兢兢业业)
每日也不过用一二担水就够了,
衣服被褥等物都要拿到山溪里去洗
既然你要这样做的
否则的,  
我是师父的徒弟,也是老板和伙计   ?
志林能自己主地去干杂活,
去别人家当学徒就得按规矩干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19-11-18 03:5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6-2018 54XSR.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